黄向京:古镇下午茶

这世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埃文河畔的布德拉夫The Bridge Tea Rooms更理想的喝英式下午茶场景。(黄向京摄)
这世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埃文河畔的布德拉夫The Bridge Tea Rooms更理想的喝英式下午茶场景。(黄向京摄)

字体大小:

噼啪火光中,能够这样停下来喘口气,与故人喝杯下午茶,已是天堂场景。

很多人去过以罗马浴场闻名的世遗古镇巴斯(Bath),但错过了8英里以外的埃文河畔的布德拉夫(Bradford-on-Avon)。往返巴斯与伦敦居住的老友是识途老马,强力推荐我们坐火车一个半小时下巴斯,漫游布德拉夫喝传统英式下午茶。去过巴斯,上网谷歌一下布德拉夫,立即被这中世纪古镇氛围尤其在500多年老房子喝维多利亚式下午茶给吸引,决定一天往返。

这世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The Bridge Tea Rooms更理想的喝英式下午茶场景。追溯至罗马时代的布德拉夫仍保留中世纪教堂古镇的磁场,恍惚走入画里,蒸发到过去,时间变成上发条式的慢条斯理。逝者如斯夫的河流映照杨柳婆娑,粉洁玉兰,甚是亲切。布德拉夫老房子用巴斯地底下的石头砌成,加黑木镶板,坚固至今。河畔这间村舍茶室1502年建成,原本只是地下层,1675年建了二楼,曾裁过衣打过铁卖古董,1989年才改为茶室。

下午三时多入茶室,楼上几乎客满,身穿维多利亚式黑裙罩白围裙的女侍穿梭欢声笑语之间。18世纪流行于英国的茶室从王室走向民间,是当时女性可以不由男性陪伴就可去又不至于有损名誉的公开场所。我们点了维多利亚英女王下午茶,三层式糕架上摆着新鲜出炉的自制烤饼、蛋糕和三文治。白地绿花的精美中国骨瓷茶具,让红茶色泽醇如干邑。

谁会想到安静如斯的一杯茶,历史上战火硝烟四起?喝茶习惯从外引进,风靡英国至今,英国人的茶叶消费量世界居高,曾在海外殖民地大量种植茶树,20世纪初才在本土的康沃尔建立第一座英国茶园,推出萃格丝南(Tregothnan)品牌茶叶,与巴斯的Gillard茶叶,成为茶室几十种茶选之列。茶单上还出现了以名人为号召的混调茶叶,我们自然得捧在巴斯住了5年(1801-1806),住过的几个房子成为景点的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Jane Austen)混调茶的场。

与老友闲话家常犹如温润的红茶,暖和了料峭的春寒。我们自年少相识至今,一晃步入中年,这些年不常联系却仍熟悉如故,无需客套,非常舒服。仿佛一切回到年少同班的同进同出,可是啊我们都已经历了所谓的人生的起伏,自己的他人的,快乐的悲伤的人物事一一叙来恍如窗外河流淌淌,平静得不着痕迹。所有的波涛汹涌只有自己心底明白。是好是坏,一切终究会过去的。不管命运如何摆弄,我们都在路上,继续,走。

天色暗下来,喝茶的人群原来已散去,女侍到壁炉拨弄一些柴木起火。噼啪火光中,能够这样停下来喘口气,与故人喝杯下午茶,已是天堂场景。难怪英国茶协会将茶室评为“接近完美”,两次获颁英国最顶尖茶室的荣衔。

老友与奥斯汀一样在巴斯住了五年多,将为了儿女教育,搬去伦敦。这在英国人眼中是反其道而行的,从奥斯汀或更早时代,英国社会已流行从伦敦出走到巴斯。奥斯汀随同退休的牧师父亲,从斯蒂文顿小镇迁居巴斯,以巴斯为场景的两本小说《诺桑觉寺》(Northanger Abbey)和《劝导》(Persuasion)勾勒了商店、剧院、广场、公园及街巷,前后透露出作者从抵达巴斯最初的兴奋,充满欢乐热望,到父亲去世,生活拮据,对巴斯的浮华浅薄和乌烟瘴气感到不耐烦,随家人搬往更小的乡镇写作终老。

老友在巴斯的平房庭院,前主人留下好几株苹果树,原来苹果树还分吃的和煮的品种。每逢苹果收成季节,家家忙着制作苹果酱,然而苹果泛滥,实在吃不完,一些人家门口搁置刚采摘的苹果,任路人索取。庭院还有梨树、郁金香、薰衣草等,对都市人是难以想象的。

老友说起,待儿女都大了,与伴侣选个小镇养老,像台中就很不错。布德拉夫曾是17世纪羊毛纺织重镇,今天早已被时代抛弃,人口不足一万。只有在时间慢下来的小镇,过日子才是过日子。路过游客比居民多的小镇上,人人都认识吧,人情味到底浓些。下午茶喝几小时不会觉得浪费时光,聊天不外谈谈今天苹果树结了多少果。真的老了走不动,就与伴侣约三几好友同住这样的小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