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端午节

本地熟食摊常见的粽子。(档案照)
本地熟食摊常见的粽子。(档案照)

字体大小:

端午节的脚步声近了。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节日气氛。位于上海市中心的豫园自6月1日起就举办“端午文化节”,一年一度的中国龙舟公开赛也如期在梦清园水域隆重举行。

在这段期间,从菜市场走出来的大叔大婶多数会搂着一把菖蒲和艾草。原来,老一辈的上海人过端午节还有插艾叶、悬菖蒲的习俗,为要避邪驱瘴。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超市和网上商城都售卖盒装咸蛋,没有散装。据说吃过蘸糖的甜粽之后,一定要再吃咸蛋,那么夏天就不生疮,也不头痛。难怪人们的购物推车上少不了一盒咸鸭蛋。此外,上海人还有在端午节佩戴香囊的习俗。据说让小孩穿戴内含香药的香囊有祛病防疫之意,更有点缀装饰之用。一些百货商场就以馈赠香囊来吸引顾客。

端午节的主角始终是粽子。五月中旬,上海的粽子市场就提前启动了。各大老字号的粽子开始陆续出现在销售柜台,刚开始以散装粽子为主,近期礼盒粽子也陆续上市。走在街上,可见到排队买粽子的人龙越来越长。

上海的粽子种类丰富,商家们在粽子的形状、口味和包装方面下了很多功夫。使用的粽叶除了一般竹叶,还有茭叶和芦叶。粽子的形状多样化,有锥形、秤锤形、菱角形、枕头形。其中最独具匠心的形状是小脚形,俗称“妞子粽”。那是用四五片大小各异的粽叶绑成的粽子,像极了用缠脚布裹足的三寸金莲。

喜见上海的粽子都是用粗线,不是拉菲绳,甚至还有用草绳裹的粽子。看见草绳让我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因为母亲生前坚持一定要用草绳裹粽子。小时候,我会帮她到野外采集一种可当草绳的灌木植物。采集后,需要费一番功夫去掉草头、洗净、晒干,然后把草绳的一端扎在一起,辫成一束束。

端午节之前两个星期,母亲就裹粽子。糯米是前一天就泡浸好,第二天她才准备馅料。她炒馅料时,整个屋子都在飘香。母亲的手巧,她所裹的粽子一个个棱角分明,饱满扎实,我始终学不到当中的窍门。她会在屋外设起一个临时的灶头,放大油桶在其上烧水。等到油桶内的水烧开了才将成串的粽子放入。煮好的粽子就成串悬挂在厨房的灶头上,顿时粽香满溢。虽然整个预备及烹煮过程繁琐费时,但井然有序,犹如在执行一个重要的仪式。在那个贫困的年代,有粽子吃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因此,我对那样的仪式充满期待。

从古至今,端午节承载了人们对生活的各种情感:思念、感恩、憧憬、祈愿。自从母亲去世后,我对端午节不再有所期待,所有相关的美好情怀也逐渐淡忘了。不料在上海过端午节竟撩起对过去美好的回忆,为此感恩。

从古至今,端午节承载了人们对生活的各种情感:思念、感恩、憧憬、祈愿。——卓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