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菁仙:我很愉快

最近网上谣传“欧菁仙是不是病了快死了?”

我惊吓了整整五分钟,我去年九月的身体检查除了肝长了几个小白点,胸部被机器压得扁扁的很痛之外,报告证实我很健康啊,谁说我快死了?上网查个究竟之后,方才了解谣言的来龙去脉。原来,我这半年里所做出的人生改革:从二月辞去服务了22年的工作,到搬迁去巴黎,完成梦想到处遨游,而且在社媒上常常鼓励人要把握当下,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人事物,让人怀疑我是不是因为剩下的时间不多,所以想要在临死前活得轰轰烈烈。

我对待网上的是是非非通常一笑置之,但这个谣言太精彩了,所以想借此专栏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没病。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活到88岁。也就是说,我还有大半的人生等着我来充实自己。我没有福气没有孩子,但庆幸65岁的妈妈仍然好友成群,非常独立。妈妈平日不是卡拉OK,就是当司机载朋友环岛追追追,周末上教堂然后追韩剧。所以在这方面我是有点小幸运,能够毅然离乡背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以前每天高唱孙燕姿的“幸福我要的幸福,在不远处……”现在转唱她的新歌 “我很愉快……”

周围朋友很难开心起来

从这件小事,让我更巩固我方的立场。(诶,怎么变成学校辩论会了?)

人,怎么非得走到生命的尽头时,才来问一百个为什么,才来假设一千个如果呢?我们不是很有智慧的吗?我们不是打从年轻时就已聊人生的意义了吗?我们不是已从读过的小说,看过的电影,朗读过的诗歌,深深地被生命的浪漫感动吗?我们不是常说,人在临死之前,所念着的不是户头里有多少钱,而是回忆里爱过哭过笑过的缘分吗?我们怎么那么健忘呢?

在这个繁花似锦的城市里,我发现周围的朋友很难开心起来。如果撇下经济繁荣舒适的生活圈不提,你可有发现这里白天看不到蔚蓝的天空,夜晚赏不了闪烁的星空?钢铁森林里容不下发人深省的空间,国家栽培出许多出色精英,却培育很少诗人。我的朋友劝我别老是太梦幻地追求完美,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先赚钱才有闲情寻找精神粮食。我说,其实你们都很富裕了啊?他们笑着解释,还是不够,为了家庭孩子未来,还需要更多。我问,那什么时候才可以慢下脚步呢?他们笑着无语。我感觉到这一辈子好像都不属于自己。时间都奉献给工作,就连放假旅行时都紧握着手机拼命回复公司的email。等抬头时,已错过了海洋天空的温暖。

重拾已被遗忘的生命力

我是因为不让自己怀着这么深沉的无奈和惋惜,所以才离开新加坡。我不是放弃,而是暂时远离,重拾已被遗忘的生命力。

前阵子我回新加坡办法国常驻签证,开始的一两个星期很雀跃,每天和不同的好友们团圆饭局,吃尽本地美食,尤其是我的口味偏辣,回到亚洲小红辣椒的天堂真是大饱口福。好友们也很配合,陪我吃海南鸡饭、卤面、鱼头炉、烤kaya面包、云吞面、肉脞面、肉骨茶、辣椒螃蟹。长辈都把我当成饥饿的难民,看到我一直说我瘦了,然后拼命给我盛饭。我笑说其实在巴黎因为每天芝士美酒已胖了3公斤,老人家无视我的赘肉,继续为我夹菜。这就是旅人所向往回家的欣慰,无论你翱翔得多远,回到自己成长的土地,感觉家人朋友所给予无条件的爱。尤其是这里治安这么好,比起在人生地不熟提高戒备的巴黎,在新加坡整个人放下防备,轻松了很多。

但是,过了大概两周,我又开始想念欧洲了。这里的步伐太快,导致许多人没有耐性小暴躁的脾气,什么大事小事都要埋怨挑剔,我真的很不喜欢。各个国家有属于自己的文化DNA,我只不过是选择比较适合我的城市,仅此而已。

不要担心。我很愉快。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欧菁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