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发:记载

(iStock)
(iStock)

字体大小:

从生病到过世,76岁的岳父短短六天内,就走完了“生、老、病、死”的最后两个阶段。

岳父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十多年来服药控制,平时还算硬朗,只是坐骨神经受压致双脚疼痛而较少走路,但说话仍声如洪钟,气色很好。

留医三天病情急转直下

两周前某晚他突感头晕、腹泻,吃喝什么都吐,一度怀疑是食物中毒或感冒,安全起见家人将他送去医院,可是留医三天后病情急转直下,发高烧、肾衰竭、肺功能退化,生命体征每况愈下,原本之前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

岳父在家乡怡保治疗,等我安排好工作和请假后,从新加坡开车赶回怡保之际,已经是第六天,但无论那天多急多赶,等回到家乡那晚,已近深夜12时,而岳父就在我到他家的十分钟前,合上了双眼。

我跪在他床前,抚摸着他还有余温的额头,轻轻地跟他说“爸,我回来了。”明明知道他听不见,但我还是轻唤了几声……

“记得以前我打电话过来,每次听到你接电话那严肃的声音,说真的还真有点怕,毕竟当时在追求你女儿,说穿了就是抢走你的前世情人,担心你会不高兴。爸,我感恩你给机会,让我照顾你的掌上明珠。

“做了你的女婿后,我很荣幸能被爱屋及乌,尤其当你的两个孙子出世后,你不时来新加坡陪伴我们、陪伴孩子,还成了我家的超级维修员,无论家里任何东西损坏,大至电灯、风扇,小至孩子的电动玩具,你都有办法修好。当然,我知道对你以前能无师自通,自学维修冲印胶卷相片的仪器、自行修理汽车,甚至将普通机器改装成面粉搅拌机,修家里的东西只是小儿科。

承载那份思念

“对不起,爸,赶不及回来看你最后一面,可是我知道你不会有遗憾,你的子女、媳妇和女婿全都回来了。那一晚,大家都在你身边、陪着你。”

因工作关系,自己不时从旁观察和记录别人由生入死的过程,但轮到自己亲人时,不曾想象多么坦然也无法面对。

或许时间真的会洗涤一切,但在这一刻的遗憾下,感谢能在这里记下过程和感受,与承载对岳父的那份思念。

“爸,请您安息!”

(作者是联合晚报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