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问题小孩

孩子回家后,身为家长的通常会问孩子些什么?是不是“功课做完了吗”?

与其只关注孩子的功课,不如改问孩子:“你今天问了老师什么问题?”这看似简单,却一点也不简单,因为这能鼓励孩子多思考,并非只是被动地接受信息。

突破框框被视为“没事找事”

这是哈莉玛总统到荷兰进行国事访问后提出的建议之一,我也非常赞同。哈莉玛总统此次参观了多个创新机构,她事后接受本地媒体访问,随行采访的我就问她,如何在诸多提倡创新的计划之上建立创新文化,她答复应该从家中开始。

哈莉玛总统发现,荷兰人会不断追问“为什么”,从不把任何东西当成理所当然。荷兰国王也说,荷兰创新者不害怕试验,或偏离走过的道路,他们会自由地想出自己的点子并采取主动。

新加坡人似乎太惯于保持现状,而保持在框框内经常被视为“好行为”,突破框框反而会被视为“没事找事做”或“问题多多”。注重效率的我们普遍认为,按规矩行事才能高效率办事,避免不必要的挑战。

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家长惯问孩子功课是否做完了,因为做完功课被视为好孩子的“必备条件”之一,而在尊师重道的亚洲文化中,听话和遵守规矩是非常重要的。

听话固然是好事,但只有安守本分才是好孩子吗?在课堂上提问或经常突发奇想的,会被视为好孩子还是烦人的“问题小孩”?我们印象中的模范生,一般都是成绩好、品行好的乖学生,那些古灵精怪、点子多多的则是“顽皮小孩”。孩子会从大人的反应中了解什么是被接受的,若从小就被这些框框局限,久而久之可能会压抑非规范行为,成为又一个寻求安稳的人。若这样培育孩子,怎么鼓励他们创新?

学会接受失败也很重要  

除了鼓励孩子发问激发创新思维,学会接受失败也很重要。若得失心太重,很容易觉得失败就是世界末日、或因在某件事失败而断定自己就是失败的人。

在荷兰,我发现不少起步公司的创办人是四五十岁的人,这让我很惊讶,因为他们很可能已有稳定的工作和家庭,但仍愿意冒险迎向未知数。相比之下,本地起步公司创办人多数是刚毕业或踏入职场不久的年轻人,因为本地人普遍认为起步公司不稳定、风险高,所以只有年轻人才有“本钱”出来闯,成家立业后就不行了。我相信,本地中年人害怕失败,不只因担心生计,也因觉得失败会使事业留下污点,让他们很难抬起头。

我很佩服荷兰这些步入中年的创业者,其中一位告诉我,他以前有主意但没去创业实行,让他非常后悔。这一次机会来了,他决定大胆尝试不要再留遗憾。

新加坡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新加坡人的教育程度高、科技先进、研究水平也很高,打造创新社会所需的外在条件我们都已具备了,但创新文化仍不足,而这偏偏是最难塑造的。但如哈莉玛所说的,若从家里开始,在孩子还容易受熏陶的年纪打造鼓励跳出框框的文化,当这样的心态在社会中普遍起来,几年后社会就能逐渐看到改变。

(作者为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