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再访缅甸

没变的是缅甸人的笑容纯真,干净澄明如茵莱湖水。

距离上次旅游缅甸,一晃17年,不觉恍惚。以前的记忆大多模糊了,好在留下照片和文字唤醒些许。再次访缅,这个国家已经历从关闭到开放的过程,旅游业蓬勃发展,然而,总感觉笼罩了一层雾气般,看不清楚。

当年访缅还需旅游签证(现在不用),我们四人参加旅游团,出发之前被告知不好批评当地政府,随团导游司机一路也对社会政治现状缄默。这次因出公差,不得不申请记者签证,限期五天,扰乱了公差过后的私人自助出游计划。我被告知,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记者签证延长为旅游签证,以至于一天之内,我以记者身份出仰光,再以游客身份进仰光,莫名地坠入吊诡的情境中。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