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爱过年

订户
(网络示意图)
(网络示意图)

字体大小:

在除夕的前一天和一位年轻朋友聊起华人新年,她对过年不置可否的态度让我有些惊讶。对她而言,过年不就是一家人吃吃饭,再到亲戚家拜拜年,闲话家常一番就打道回府。对和父母同住的年轻人而言,这团圆饭天天都在吃,过年这几顿怎么就如此特别?

关于拜年这件事,她的烦脑我多年以前也有过。尤其是陪家中长辈到不常往来的亲戚家拜年。是表叔还是表舅?姨婆还是姑婆?这些傻傻弄不太清楚的话,这年拜得就别扭了。因此碰上允许叫安哥(uncle)或安娣(auntie)的长辈,简直如获大赦。碰上坚持传统的,拜个年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家族关系的随堂考试,这就难过了。在这时候,最怕被问的一道题目就是:“我是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