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嬥淳:自由的写作

订户

字体大小:

照片中的玛格丽特·莒哈丝穿着冬衣,紧紧依靠在情人身边,黑白的色调都是冬天的温度,他们身后的建筑似远又忽近,还有一棵几乎模糊萧条的枯树,路灯不亮了,四周却因她们而亮。与周遭的事物保持一个弯着的臂膀的距离,女作家也许需要爱情,而自由的写作需要孤独,莒哈丝再清楚不过。

孤独是必须被创造出来的,一张书桌,一支钢笔,一瓶难寻的颜色的墨水,自由的写作来自于作家的任性,拉开自己与周围环境的距离,让思绪涌进来,在这样的地带中流窜,自由地生长、发酵,作者以某种作品必须完成的急迫感存在;这样的情况里,作品的完成,往往是作家自己也无法预测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即刻成为早报订户,让阅读畅通无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