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不喜欢写字但写日记

订户
每年换新日记簿时有“日日新,又日新”的充实感。(赵琬仪摄)
每年换新日记簿时有“日日新,又日新”的充实感。(赵琬仪摄)

字体大小:

用心爱的墨水笔在细滑纸张上涂涂写写,墨水在纸张漾开的剎那,多么快乐。

在香港念书时,历史教授强调第一手材料的研究价值和意义。这和新闻工作重视第一手信息的道理相同。但历史研究对象往往是那些已经封存的人与事,怎么挖掘原始材料?除了石碑、族谱、地方志、旧报纸等印刻文字,还有个人的日记。尤其是有系统地记下每日活动,季节变换,改朝换代,国事家事天下事,只要是自己关心的,都记下来的私日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