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烬中的沉思

巴黎圣母院起火的那一晚,燃烧了许多人心里柔软的一片地。

那是巴黎时间15日傍晚,北京时间16日凌晨。一觉醒来,睡眼惺忪地看着手机屏幕,那滚滚白烟中的一抹抹红与黑,成了眼底所有的颜色。

抬头一看,恍惚间,万里之外的灰烬,正飘落窗前。

如此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人为之心痛。与许多人相同,我们庸俗地尝试将历史个人化。我温习了一遍卡西莫多与艾斯米拉达的爱情,又看了一眼自己暑假即将去法国的机票。

反反复复,还看了许多关于这次火灾的报道与文章,又重播了塔尖倒塌的那一刻,以及众人跪着祈祷的视频。

我想,要是我当时在场,一定会在塞纳河畔驻足。静静地看着火苗一点点蹿高,又一点点平息。听着整座城市的挽歌,在心底唱出自己的旋律。

若有机会,走进被烧黑的教堂,从伟大的玫瑰窗上捕捉一些幸存的光芒。然后,与灰烬中的巴黎圣母院相拥,并彻夜无法入眠。

很奇怪,对未曾到过的地方,竟会有如此强烈的痛惜之情。

我想到了地震后的九寨沟,逐渐下沉的威尼斯——或许这痛惜来自“还没去”的向往与遗憾。一些地方,一些事情,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

又或许是为文明的损失而惋惜。就如我今天站在圆明园遗址前,会发出无尽的叹息一样。因而觉得那些“因为火烧圆明园,无法同情”的声音格外刺耳,让人不寒而栗。

当我们置身于更大的人类历史地理背景时,会感觉自己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世界也是自己的一部分。面对坍塌的文明辉煌,惋惜理应是人类的共情。毕竟我们首先为“人”,才为我们自己。

也可能是对无法复原的一片历史而感叹。但历史永远处于构建的状态,没有什么是文明完整、最终的面貌,因为一切都将随着时间流动而向前。

就如雨果眼里的巴黎圣母院,和昨天的我们,明天的人们的眼里的巴黎圣母院,都不会是一个样子。但它依然是每人心中的那一片圣地。

其实,更是对眼前毁灭的“永远”的叹息。数百年的存在,在数小时内就这样被磨灭。太平盛世中,只拥有数十年生命的人们,因而瞠目结舌——因为我们总会自以为是,认为自己的一生就是永远。

世界上本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存在。要是早知道,或许我们对待世间的一切,都会认认真真的多看几眼。

最后,只能感慨自身的渺小与无奈。

在熊熊燃烧的大火前,人们只能面面相觑,看着微弱水苗的无力,抓住落入手掌心的灰烬。

时代的进步,让我们总以为战胜了自然。但本质上,原始生命力的破坏,仍是我们无法制止与克服的。人类本来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生命,更何况自己之外的生命。

说岁月不饶人,其实有什么东西饶过人。我们无法祈求世界对自己的宽恕,力所能及的,是去宽恕这个世界。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在宽恕我们自己。

在北京的我,只能抬头望着那个模糊的远方,把一切留给想象。遥远的巴黎,古老的砖瓦上,圣歌在空中响起。微不足道的人们,只剩下祈祷,以及一颗敬畏之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留学博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