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雁冰:空城计

去了一趟阿姆斯特丹,突然理解巴黎的好。法国人有一种倔强和骄傲的个性。巴黎这个城市混乱,弥漫适者生存的氛围。

从阿姆斯特丹回到巴黎,是夜里9点。巴黎夏天的太阳像一颗红色的卵挂在天边,染得大半个天空一片橘红。橘红色之上是一片玫瑰紫,然后是一片淡黄金,好个迷人的天空。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