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吃饱穿暖孩子气

我把自己的孩子气都宣泄在图画里,然后在现实中保持务实又清醒,想方设法让我的孩子气吃得饱,穿得暖,在插画里头继续天马行空,继续天真烂漫。

我一直很好奇母亲对我全职画画有何看法。这并不意味着母亲的想法必然左右我的决定。至少对于画画,我是很任性的,就如当年13岁,我先斩后奏跑去报读美术特选课程,班主任约见监护人,母亲听了主任的说明,只是腼腆地回了一句:画画将来攒不到钱。话虽如此,母亲当年也没强烈反对,画画这件事还是任由我的。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