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尽头

订户
(黄凯德摄影)
(黄凯德摄影)

字体大小:

房间的一整面墙是书架,本来以为大概够用了,后来证明自己对于买书这一回事,毫无节制的意志。那些书从整齐列摆到凌乱叠放,不甘压成纸页的草木,似乎蓄积了砍伐刨削的怨念,恢复原始的丛林法则,开始四处放肆地胡乱侵延,旁若无人地占据了房间里地每个角落和空隙。纯粹只是买书收书,其实也没什么在看,我以生活的慵懒和怠惰,灌溉了一片无力横渡的荒野,已经分不出哪里是开始,哪里才是尽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