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几点钟

在一座海拔1800公尺的山上,有一家卖纪念品的商店,琳琅满目的墙壁上,一度挂了我的房间里的这个时钟。店员说剩下最后一个了,有点不想卖的意思,脸上似乎流露不舍,想来是每日对望久了,虽然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时钟,总会萌生依赖的习性和情愫吧。

店外的小广场边缘,名为“小鸟”(birdie)的独立乐团,正在演唱自己创作的民谣歌曲,云山雾绕的吉他和旋,越过了游客忙碌穿梭的身影,伴着日影悠哉的栖息墙角。店员搬来矮凳,取下时钟,拆卸后妥当包好,收进纸袋——动作出奇的缓慢,倒像是依依送别的场景。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