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吴庆康:左邻右里

订户
空荡荡的组屋走廊,或许有不曾留意的邻居温情。(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原来我是有关怀我的邻居的。

住在政府组屋几十年,几乎从来不知道对面住的是谁,楼上楼下更不必说,有时在电梯内遇见一些似乎有点面熟的脸,知道是邻居,但不懂是谁,也没打招呼。是骄傲吗?当然不是,反而或许是自卑的一种表现,担心自作多情打了招呼对方没反应,所以一向没有与陌生人打招呼的习惯,从小如此,长大了也一样,最多是嘴角歪一歪当是微笑,就算被当成透明也不会太尴尬。

家办丧事期间,却让我与邻居有了接触。那几天在住家楼下,会突然有人走过来叫我节哀,甚至有我不认识的人前来吊唁,也没有呆多久,就是鞠个躬给了帛金就走。原来他们都是老爸的街坊,老爸生前好客容易结交朋友,认识很多邻居并不出奇,只是我没料到这些素未谋面的邻居也都知道我是老爸的儿子,会主动前来慰问,真是有点感动。

邻居这个词对我来说近乎是陌生的,童年住在地面层,家门经常打开,记忆中唯一的邻居印象是隔壁(或者是隔壁的隔壁)的马来邻居,偶尔有他们送过来的香喷喷咖喱,因此自小对马来人的印象就是喜欢分享,并有“好咖喱”吃。搬到高楼组屋后,家门总是紧闭,外加一扇铁门,潜意识中已将邻居拒于千里之外。

从生活上的邻居到职场上的邻居。不论怎么看,我都是个怪人,尤其不喜欢与陌生人,以及有利害关系的人打交道,或许因为担心不晓得如处理复杂的人事关系,因此选择独来独往我行我素,与每个人都刻意保持距离。在公司谁是我的邻居我也不清楚,有同事来了几年后离开,我可以从头到尾没见过他。有人觉得我自视过高,虽不是事实但我也懒得否认,反正别人说什么我从不在乎,对我一点影响也没有,就像一些无聊网民对我文字的莫名留言,那甚至连噪音都不是,不屑浪费时间反应。在生活上也是如此,除非是工作场合上的社交应酬,要不然我极少主动做些什么,甚至连朋友生日,也未必会发个短信祝贺,因为不觉得有这种形式上的必要。所以一向觉得身边没几个真心朋友,因为我不关心人,人家何必关心我?

相比之下,左邻右里的关怀显得较为真挚真诚,因为完全没有利害关系没有任何目的,纯粹是相识一场的问候。一个感觉上有点神经兮兮,我这些年来都刻意回避的“扫地嫂”邻居(她应该是社区义工),居然也在停车场遇见时问候我。虽然她只会说我不很听得懂的福建话,但我听得出她语气中的关怀与遗憾,多年来对这个“扫地嫂”的“戒心”,在那一刻瞬间瓦解。

人情冷暖往往是在心情最悸动的时刻产生和被发现,没料到的关怀,远比料得到的冷漠更有冲击力。不论你平日如何在别人快乐的时候展现热情努力分享,留下的印象都不如你在别人最难过的时刻在他肩膀上的一个轻拍或拥抱,这就是吃喝玩乐与同甘共苦的差别,相识一世不如相知一时,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