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奇怪的叔叔与阿姨

订户
新传媒艺人赖怡伶。(档案照)
新传媒艺人赖怡伶。(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最近与友人聚餐,茶余饭后聊到本地艺人赖怡伶的丈夫王咏生遭百佳公司追讨过千万元损失的新闻,友人问:“咦,你们这些记者怎么变成奇怪的叔叔与阿姨?”

友人是家庭主妇,最近在学中文,打理家务之后会看看新闻,当中包括娱乐新闻。友人会提出这个问题,因为不久前她看了赖怡伶接受新传媒旗下媒体独家访问,赖怡伶提到自己备受压力的心情,也说媒体记者守候在她的家门外,日常生活受到影响,她的孩子到家看到这些守在门外,还问东问西的“奇怪”叔叔、阿姨。

友人继续追问:访问到赖怡伶的这名新传媒旗下记者,是奇怪的叔叔或阿姨吗?友人会好奇,因为她是圈外人。每回我们小聚,她爱问东问西。

新传媒旗下的记者是奇怪的叔叔或阿姨吗?我没问过赖怡伶的孩子,真的不知道。不过,身为艺人的小孩,压力肯定比一般小孩大很多,容易被指指点点。奇怪的叔叔、阿姨为什么会守候在家门外,肯定是家里有“什么事”,比如协助调查。

友人是英校生,认为“奇怪”有贬义,我觉得还好,这两字颇中性,比如有时候我会做奇怪的梦。

普遍上,艺人在宣传期间,总能从容地面对媒体访问,但在遇到一些“问题”时,不少是选择回避,回避的因素很多,也许包括真的对事情不了解,无法表态,也许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面对媒体。多少人在人生顺遂时,会为低谷做心理准备?

有骨气的好莱坞阿姨

另外,好莱坞有很多“奇怪”的老板叔叔,造成男性酬劳比女性高的不平等待遇。一线红星“大表姐”Jennifer Lawrence老早就提出抗议,始终没改变。最新事件是好莱坞夯片《疯狂富豪》(Crazy Rich Asians)的女编剧Adele Lim(林爱黛儿)决定不参与续集。

《疯》以新加坡富豪家族为故事背景,为增加亚裔女性的观点以更符合电影女主角瑞秋的立场,找了来自马来西亚的爱黛儿参与编剧。

《疯》片首集大卖,爱黛儿再受邀参与续篇,但发现参与的男白人编剧拿到的酬劳比自己多出10倍,毅然退出,她如此说:“如果我在《疯狂富豪》 这种彰显女性与种族的电影都拿不到相同酬劳,无法想象未来有谁可以得到公平薪酬。”

多少人希望成功打入好莱坞,爱黛儿的果敢表态骨气让人按赞。

好莱坞拍摄了很多以女性为视角的电影,不过爱讲女权的好莱坞,性别歧视却是最严重的。女性的能力与地位如今已提升,性别歧视在好莱坞仍然是广泛存在的无形枷锁。太悲哀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