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段春青:飞绪

订户

字体大小:

西班牙裔同事可以做两份工作,早上4点,忙到晚上11点。全职和兼职在不同的地方,所以她赶,必须快速地吃饭。今天她提早两个小时离开,待我下班后,她必定已经睡下了。晚上11点,天冷了,风吹着车窗玻璃上的雾气。路上已经没有车,在宽敞的高速公路上,我不免感觉有些寂寞。去工作时,总得提前一个小时,然后在高速公路上塞车。极度繁忙和极度清冷,在这短短20分钟的路上朝朝暮暮。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