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岳缘:火鸡

订户

字体大小:

“你喜欢白肉还是暗肉(dark meat)?” 30多年前第一次吃火鸡大餐,论文导师这样地问我。当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就说两种都喜欢,于是他切了一片胸肉和一片腿肉给我。虽说白肉胸肉是“健康肉” , 倒觉得就算蘸了酱汁也不怎样好吃,后来还再多要了一片暗色的腿肉。因为顾虑到周末假期,回家时师母还打包了白、暗肉各一片给我隔天做三文治当午餐,那是在美国度过的第一个感恩节。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