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亮:得了骨痛热症

订户
(档案照)

字体大小:

想不起上回发高烧是什么时候了,怎么说也有七八年了,只记得那之后莫名奇妙地把烟戒了,原因至今不明。当时曾在上海和新加坡做了两次体检,证明不是什么基因突变,也没有任何外星物质潜入的迹象,反正不抽烟对人对己都有好处,所以也就不去细究了。

这次发烧来得凶猛,先是凌晨时分突然浑身发冷,紧捂被子依然“体似筛糠”,知道不妙。因为正在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的首府帕卢(Palu)录制节目,住在小旅店,深夜当然不好意思麻烦同事,顶一顶吧,无非是发烧,喝水撒尿能捂出汗,兴许醒来就好了。一会儿不冷了,开始发热,迷迷糊糊睡着,醒来果然没好,头更晕了。同事送来退烧药并及时调整拍摄时间,好在前几天已经完成了全部的访谈内容,只剩下我个人的结尾要补,导演要我先休息,黄昏时再拍,于是倒回床上,正式启动“生病模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