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菁仙:Yes We Can! 给奥巴马夫妇的信

订户

字体大小:

亲爱的巴拉克、米歇尔:

你们好!明天12月14日,你们将莅临新加坡,首次在本地个别发表演讲。很遗憾我不在新加坡,失去这个机会亲眼一睹美国史上最年轻最有魅力的总统和夫人的丰采,亲耳聆听你们鼓舞人心的致辞。希望这封信能有福气传到你们手中,传达我对你们的倾慕和赞佩。

11年前,你当选为美国总统的那天,我正就读早稻田大学国际教养政治系二年级,当时全班整个11月都处于热血沸腾状态, 对于我们这一代能够见证历史性的一刻感到无比兴奋。一听到你当选的消息,全班同学联同教授都禁不住呼喊拍手尖叫,美国同学更痛哭流涕,从他的拥抱中,我深深感受到美国民主的力量。

美国首位黑人总统终于诞生,应验了马丁路德金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你的胜利,给予这群热血方刚的年轻人无限力量,也给我们的未来带来希望。因为你,天真心灵抱着拯救世界的憧憬。你说的“Yes, we can!”(是的,我们可以的)成为指引我们最响亮的战号。

这股时代的变革脉搏,也影响我对自己国家的期望,唤起我回馈国家的使命感。我努力啃书,希望毕业后回国从政贡献,我深信新加坡需要有思想、有理想、有冲劲、敢发言又爱国的年轻人,我相信我也可以出一分力。现在时过境迁,原来当时我的确太天真幼稚了。

政治,无论在哪一个国度,都需要做出重大牺牲。人类延续自相残杀的自然法则,输不起的人,下场是悲惨的。我没有胆量更没有资金从政,回国后受了一点小挫折,就打退堂鼓放弃了。

想请问奥巴马先生,你卸任之后,眼睁睁看着你尊敬的美国选举制度,投选出特朗普成为继承人,我很想知道成熟稳重的你,那一刻从心里喊出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你不可能和我们一样,从椅子上跌下来,然后在地上连连呐喊“为什么!”“怎么可能!”但我想知道你当下的反应和表情。三年后的今天,特朗普被彈劾,你对于美国接下来的经济和民生趋向,有何见解?

我也想请问米歇尔,能不能为我手上的这本《成为这样的我》签名?读了你叙述从芝加哥郊区到白宫的自传,我也怀着满腔热情,开始动笔写自己从后港小村庄到巴黎的点滴。我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虽然旅程不如你的震撼,至少对我们这一代努力在社会上争一席之位的女性来说,你的智慧激励我们超越自己的梦想和局限。

你和其他总统夫人不同,你上脱口秀综艺节目,通过跟主持人的互动,和蔼可亲地走入老百姓的生活。你打破总统夫人一贯的模式,大跳在网络爆红的舞蹈,推广让美国人健康生活的运动。人高马大1.8米的你,高贵端庄,穿着得体,大大小小的场面全被你一个人撑着。

我有一个梦想:期待你有朝一日,成为美国首任女总统,领导全世界解放并尊重女性。请问米歇尔,你可以竞选总统吗?

你的铁粉,雪人欧敬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