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吴启基:爱恨鼠情

订户
威风凛凛的武装巨鼠,谁与争锋?鼠影现前,吉祥如意!华人的鼠将造型,果然不同凡响。(互联网)

字体大小:

一只小小的老鼠,也可以做成无数中国民间剪纸作品,世界级长短篇小说和令人深思的爱恨鼠情大电影。

2014年,新加坡爆发鼠患危机,鼠穴出现于巴西立、大巴窑、宏茂桥集选区一带,尤以武吉巴督地铁站附近成军成团,情况不只在人多的组屋区和人群、居民争道,还在最安全、最卫生的食阁、咖啡店出没,让人惊心动魄,鼠影幢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