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深夜好读

衣若芬:八仙曾在香雪庄

订户
任伯年《八仙图》(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藏,衣若芬摄)

字体大小:

我细细理出了《八仙图》的脉络,被徐悲鸿誉为“仙笔”的深意,感念陈之初的遗爱。

“虽然看不大懂,可是能感觉他很厉害!”在亚洲文明博物馆的任伯年《八仙图》四条屏前,来来回回看了一个多小时。如果这也算“格物”的话,我的“格《八仙图》”,得到更多的,是晓得自己的无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