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菁仙:寻找属于自己的竹林

订户
图为《竹林七贤》演出班底。(欧菁仙提供)

字体大小:

事隔18年,我即将在这个月底重新踏上中文戏剧的舞台,演出吴文德执导的《竹林七贤》。这次的表演对我来说意义深重,除了是我首次参加滨海湾艺术中心一年一度华艺节的开幕戏之外,这也是Toy肥料厂创立30周年的重头戏之一。25年前,如果

吴文德没有在茫茫人海中选上了我当《我和春天有个约会》音乐剧的女主角,我也不会被电视台发掘,生命里也不会有接下来10年精彩的表演生涯。我带着报恩的心情走进彩排场所。

话说古时三国曹魏时期有七位艺术家,因为受到当时血腥的压迫和统治,所以无法抒发心里真正的感受,只好通过象征、比兴和神话等的手段,曲折地表达内心的感情和思想。我不是七贤之一,而是饰演压抑他们的一国之君——曹霜。这个角色不是所谓的坏人,她欣赏所有有才华的人,只不过为了维持社会的秩序序和纪律,只好控制人民创作的自由。这个女子跟现实生活中,为了要呼吸要自由要创作而远走高飞的我,成了最强烈的对比。我抱着满腹的兴奋走进这片竹林,接受挑战。

偶像面前顿成小粉丝

竹林里,我看到仰慕已久的舞台界偶像谢燊杰正在热身。自从小时候目睹了他在《南海十三郎》的精湛演绎之后,就深深地被他那无法抗拒的舞台魅力迷倒。这次竟然有这个荣幸和他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我这个44岁的欧巴桑顿时变成小粉丝,紧张地不停傻笑。有一场戏我(曹霜)因为欣赏他(阮籍)的才华而万般激劝他加入我的组织。第一次彩排时也许真情流露,被吴导演笑喊“你是魔女曹霜,不要这么少女!”好糗。

另一位饰演山涛的温伟文,我几年前看过他主演的《鸠摩罗什》,也被他的天分吸引。这次是初次合作,发现他彩排时很认真,虽然话不多,但对大家的照顾却是无微不至,很有大哥哥的风范。有一回,我躺在地板上念稿竟然念到睡着,吴导演突然要排我的戏,在睡梦中我听到一把温柔的声音把我唤醒,朦胧中一只稳重的手把我从地板拉起来,不让导演发现我这只猪在偷懒。我心想,这个男生好帅好酷。

戏里和我有最多对手戏,而且一出场就一起跳舞的是舞台剧前辈詹辉振。他戏龄最深,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更是所有演员当中最活泼搞笑的一位。我有问题都会先去问他,他认真教戏之后,会突然哈哈大笑地说:“我不知道啦,我乱讲的啊,你自己看看可不可以啊!”边说边调皮地跳走。跟他合作完全没有压力,可是跟他热身打球时,他不是模仿日本偶像剧小鹿纯凌空翻身,就是学足球明星C罗滚地哀嚎,是最冲动最激烈的对手。

本地著名歌唱组合梦飞船(现称“梦FM”)的刘晋旭, 这次也参演。他不但会唱歌演戏,原来摄影技巧超强,拍出来的作品很有意境和深度,做造型时我常嚷着要他帮我们拍照。他发现我不喜欢出去吃午餐,都会帮我买我爱吃的芝麻汤圆、豆花、麦当劳薯条、咖啡乌,是位很善良的搭档。他特爱开玩笑,可是他的玩笑真的很冷,冷到大家听了都很想死,无言以对。

还有每天骑摩托车来排戏的潘嗣敬,他把戏最多最可爱,带领我们热身时好像在夜总会跳劲舞似的,全身都是戏。彩排后硬要我跟他打麻将,因为他知道我根本不会打,只会打给他赢。他即兴能力最强,不愧是戏精,也是我很欣赏的艺人。

还有其他十位才华横溢的演员,都各有千秋,要写的太多,说也说不完。离演出还有两个星期,我得好好珍惜与大家闹在一团的时光。2020年的开始有幸和大家在舞台上做梦,这一年一定很美。

我诚恳地邀请你们走进来看我们的竹林,让我们把这股逍遥,这股洒脱,传给你们。 一起唱歌,一起吟诗,一起画画,一起跳舞。

后记:《竹林七贤》1月31日及2月1日,晚上8时,在滨海艺术中心剧院上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