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忻:走入迪拜寻常百姓家

字体大小:

迪拜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人口最多之城,“隐藏”在漫天的黄沙与尘土中。记者应迪拜旅游局邀请,随当地人穿街走巷,走入寻常百姓家,探索这个城市迷人的另一面。

飞机降落前,窗外是单调的土黄色,山脉连绵不绝,偶尔有些零星的建筑。我对同行朋友说,好难想象在这样漫天的黄沙与尘土中,隐藏着一个极尽奢华的城市,有着金碧辉煌的宫殿,世上最高的尖塔,还有传说中享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迪拜酋长国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七个酋长国之一,其首府迪拜以奢侈闻名遐迩,更曾创下许多惊人的世界纪录。2020年世博将在这里举行,许多人也将这座城市视为了解中东地区的一个重要窗口。

笔者应迪拜旅游局邀请,到这里访问五天,除了不能错过多个“世界之最”,也随当地人穿街走巷,走入寻常百姓家,探索这个城市迷人的另一面。

迪拜的成功故事

哈利法塔(Burj Khalifa)是迪拜的标志,也是世界最高建筑物,高828公尺,共163层楼高,乘搭电梯前往高楼层时会觉得微微耳鸣。这座高塔至少为迪拜挣了15个世界纪录,除了众所周知的世界最高建筑封号,它也拥有世界最高、距离最远的手扶梯,使用了最高的垂直混凝土输送泵,以及新年期间,燃放了世界最高的烟火。

20200122_travel_dubai4_Medium.jpg
高耸入云的迪拜塔是迪拜人的骄傲,也是区域的成功故事。

然而,哈利法塔的建造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这座建筑原名迪拜塔,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发展商资金严重短缺,导致修建工程差点不能继续。神话即将破灭之际,多亏阿联酋另一酋长国阿布扎比及时伸出援手,迪拜塔才能如期竣工。正因如此,迪拜塔后来便以阿布扎比酋长哈利法(Sheikh Khalifa)命名。

导览员告诉我,哈利法塔是区域需要的成功故事。迪拜在短短数十年内,从波斯湾旁边的一个小渔村发展成高度现代化的城市,可说缔造了区域的神话。顶着这个头衔,迪拜必须证明它能做到世界之最,才能给予区域成功的信心。

相框两侧不同风貌

位于扎贝尔公园的迪拜相框(Dubai Frame),是另一座让迪拜引以为傲的建筑物。50层楼高的长方形建筑中间镂空,外墙安装金色亮面金属,从远处看就是个金灿灿的巨型相框。

观景桥的正中间乍看是实心地板,但一踏上去,地面就会变成透明的玻璃,脚下瞬间好似悬空在150米高空之上,心脏都要漏跳一拍。

20200122_travel_dubai1_Medium.jpg
游客与透明的玻璃栈道合影。

既然说是相框,那么相片到哪儿去了呢?据说,从迪拜相框的两侧望向另一面,会看见截然不同的城市风貌。向南边望去,相框里的“照片”是一片繁华的“新迪拜”,最繁华的金融区、迪拜码头、潮人艺术区等,以及突破天际的哈利法塔都被“装”进相框里。但从向北眺望,则可看见迪拜的德伊勒(Deira)旧城区,古老的迪拜河(Dubai Creek)上行驶着独桅帆船,以及一个个传统市集(Souks)跃然框内。

由于迪拜相框地理位置卓越,城内很多地方都能看见它,这也表示无论在哪个角落打拼的人们,都是城市画卷中的一员。

可爱的阿拉伯大叔们

阿尔法赫迪历史街区(Al Fahidi Historical Neighbourhood)几乎是旅客必访之地,这里是迪拜最古老的遗址之一,楼房建筑都按照旧时模样建造。历史街区的另一亮点,便是可以接触许多穿着传统阿拉伯服饰的大叔们。

我们在街道上闲逛时,正好看见一个身穿传统服饰的大叔在遛鸟,他手里的鸟儿不是可爱的观赏鸟,亦不是聪明的鹦鹉,而是凶猛的猎鹰。但猎鹰对大叔服服帖帖,乖巧得很。大叔看见我们在一旁啧啧称奇,笑呵呵抬手让我们更近距离观赏猎鹰,甚至不介意我们拍照留念,短暂的接触是旅程中难忘的小惊喜。

20200122_travel_dubai6_Small.jpg
遛猎鹰的大叔笑呵呵与我们打招呼。

另一位大叔是谢赫·穆罕默德文化交流中心讲解员。位于阿尔法赫迪历史街区的谢赫·穆罕默德文化交流中心从2003年起为宾客提供传统午餐与晚餐,共享美食之余,这也是一场分享会。参与者除了游客,还有许多到迪拜工作的外籍人士。

讲解员大叔说:“在这里,没有什么问题是太敏感的。”

不少人针对迪拜的婚姻制度、文化习俗,以及男女平权等问题提问,大叔都一一解答。午餐结束后,大家意犹未尽上前与他交谈,大叔无比自然地接过一名洋人游客的手机,技巧娴熟地和他们自拍。朋友说,这是此行看到最酷的一幕了。

金灿灿的黄金市集

虽说是旧城区,但德伊勒一带的市集,“土豪”指数不输哈利法塔。金碧辉煌的黄金市集(Gold Souk)是世界第三大的黄金交易集散地,整条街同一色系,金灿灿得令人眼花缭乱。阿拉伯人热爱黄金,除了吊坠、手镯等普通款式,甚至有可以遮住前胸的黄金“铠甲”。市场更有一枚世界最大的金戒指重达63.8公斤,是黄金市集的镇街之宝。

古代丝绸之路上比黄金还值钱的香料,在迪拜同样有个专属的市集,而且规模更加庞大。旅客可上网寻找专属导游,一路上便不会雾里看花了。

由于市集人声鼎沸,导游选择用类似对讲机的仪器讲解。每人手中都有耳机和话筒,不必高声呼喊也能在喧闹的市集中自由提问,或呼叫导游。

在市集的喧嚣和吵闹声中,导览员低沉温润的嗓音清晰地在耳边,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小故事:摆在店外的“肉桂”其实不是真货,她母亲做菜的时候喜欢用哪些香料,她刚学习烹饪的时候犯迷糊,把几种香料弄混而摆了乌龙……

这样的迪拜市集有些亲切,更令人沉醉。对于总与城市匆匆擦肩的旅人而言,这几分浓浓的人情味,显得弥足珍贵。

临近黄昏时,导游带着我们到街角一家小店,点了卷饼,配上咖啡。这是不少当地摊贩的晚餐标配,坐在长椅上吃完,就要赶着回去继续进货。

我又想起了迪拜相框,这些忙碌的人们,他们都在画里呢。

剑羚、骆驼、猎鹰

迪拜的沙漠一日游几乎是所有旅客的保留项目,巧遇阿拉伯剑羚(Oryx leucoryx)是旅程中一大亮点。阿拉伯剑羚是剑羚属中体型最小的,无论公母都拥有长而直的角,身上大部分都是白色。在越野车上看见的剑羚大多已经成年,三五成群在灌木丛旁边歇息。附近的饲养站常年供水,因此羚羊也不会走远,只在这一区活动。

20200122_travel_dubai8_Small.jpg
临近黄昏时偶遇阿拉伯剑羚。

太阳落山之前,车队会赶到一处表演区,带游客观赏猎鹰表演。阿联酋的猎鹰不能如其他宠物一样托运,若要乘搭飞机到其他国家,还必须有本护照。

晚餐设在一处营地,营外有骆驼可骑行,不过只能绕一个小圈,全程约五分钟,和我原本期待的骆驼体验有小小的落差,但营内的美食弥补了这一缺憾。

返程的飞机上播放着最新改编的《阿拉丁》电影,我赫然想起原来自己从小就听说过这片神秘的土地,为市集里的那个小偷捏过一把冷汗,也看过精灵在沙漠中凭空变出一座城堡,和一个帅气的王子。迪拜的景点大半都能在世界纪录里找到,但切切实实走一遭,那些有趣的故事会让“世界之最”生动起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