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段春青:年味

订户

字体大小:

就要过年了,收到了加州朋友寄来自家做的腊肠,用水煮了,有一股味,那是民族风情的味,春天新草般的味,是年味,也是回味。

每年春节前,人们会买猪肠,在门前翻洗干净,晒香料辣子,再找得几个喇叭状的黄色线筒,装备好了,还去买大豆,带一些石膏,回家做豆腐。

那时,后院那家的儿子与我是同学,偶尔会来找我。他总带来院子里长的一节甘蔗,或者几个梅子。那时我多半在家学习书法,或者做功课。有一年年前,他带来了一桶豆腐花,但说不能白吃,得去他家帮忙腌腊肠。我收了豆腐花,盘算着下午煎点酸腌菜煮豆腐花吃,那是云南人家爱吃的。太阳刚刚出来,母亲与我去他家。石膏点过的豆腐,被倒在布袋里用石磨压着,豆花水在晨阳之中携着似断非断的轻烟,流经地面,流入葱花地里去。一大片绿茵的菜地都飘着烟雾,这家人家好似住在云里雾里。这时候,同学的母亲正张罗着香料,还有邻居妇女正将肥瘦相间的一大盆猪肉切着片。她们随后将所有东西,包括豆腐,拌成一大盆馅料。忙碌一早上后,都围坐在大圆桌边,一人拿着一个线筒,并在线筒尾部拴上猪肠,将馅料缓慢地装进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