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那年,马打穿短裤

订户
本地警方上世纪40年代执行任务的情景。(档案照)
本地警方上世纪40年代执行任务的情景。(档案照)

字体大小:

题为“从边城到安全都市”(Frontier Town To Safest City)的警察部队成立200周年纪念展览会,目前在国家博物馆举行至5月,之后,会在多个图书馆与联络所巡展。五个展厅,图文并茂,琳琅满目,尤以古早警队的配备,更是难得一见。

展览从“马打穿短裤的时代”开始追溯到1820年,也就是莱佛士发现新加坡的第二年。马打”是国人对警察家喻户晓的“昵称”。

采访警务新闻、罪案与突发事件,在我40多载的采编生涯中,占了大半生,对警队70年代到90年代的大事记,自认比较熟悉。在这之前的警队发展,多数从《警察生活》年刊和月刊,以及一些国外著作中,获知一些零散的相关资料。展览之所以引起我的兴趣,主要是“古早警队”的成立。原来警队也有一页沧桑史,从无到有,数度“易主”,还差点“难产”。

一切得从莱佛士和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的恩恩怨怨说起,两人曾在发现新加坡“大功臣”方面争功;莱佛士是主,法夸尔是仆,莱佛士背后有个很会写作的贤内助,替他写书立传表功劳,最终占了上风,法夸尔则含恨离开新加坡。

1819年岛国开埠时,只有150人。英国官员将全岛划分几个区,让各族移民聚居。英国官员委派各族移民的首领,负责维持各区的治安,调解本族人民的争讼与纠纷。

当时,年仅21岁的法夸尔,被英国东印度公司派至马六甲当工程师,他娶了当地一个马来女郎,29岁受委为马六甲指挥官。他随莱佛士到新加坡巡视后,成为首任驻扎官。

同年11月2日,法夸尔致函莱佛士,认为移民增加,罪案激增,毫无法纪,必须委任一名英国官员负责警察事务,他还在信中指明,警察的费用,可以取自鸦片和赌馆的税收。

1820年1月11日,莱佛士回函,认为新加坡只是个“军事据点”,不需警察单位。不过,两个月后,他来函批准设立警察单位。

法夸尔启用了“自己人”——女婿伯纳(Francis James Benard)主持警察事务,当时的人手,只有一名马来书记,一名警察头目,一名看守员,以及9名警员。1821年,伯纳提呈的文件显示:12人警队的总月薪只有150元,他拿100元,其他50元由属下平分。1831年人手增至18人,除了巡逻,还得参与救火工作。

莱佛士和法夸尔一来一往“交锋”的亲笔信,一一以投影方式映现,还有12人的警察名单和值勤表以及装配,可说是罕见的警察历史文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