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受疫情打乱的大学生活

黑夜翻面后会是新的白昼,希望明天的我们会比今天坚强。(蔡玮谦摄)

字体大小:

不久前,我们充满希望地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但谁也没有想到,自2020年开始以来,从澳大利亚丛林大火,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和女儿坠机,到仍在发酵着的2019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等不幸的事情频频发生。

1月底写栏目时,冠病19还叫武汉肺炎,当时确诊人数4000多人;现在出现疫情的国家越来越多,截自上个周末全球确诊病例已破10万。这一个多月来大家都关注病毒的传播究竟多快、多广,各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更担心疫情对生活的影响。

随着上个月疾病暴发应对系统升级到橙色,大学中不少的实体讲堂已改成网上教学。我原本每周须要上四天的课,现在只须回校两天。

这期间,有些教授用心设计网上课堂,对学生的学习有很大的帮助。但也有教授直接将教科书的PDF版发给学生,以鼓励学生独立学习的名义,连续几个星期不开讲,耽误学生的学习,备受学生的争议。

我参与策划和表演的舞台剧也从原定的3月延期到8月,撞上了我到美国交换学习的日期。不能继续参与已筹备近一年的舞台剧,自然感到遗憾。

最近也看到一些原本出国交换学习的同学,因为病毒也在该地扩散而须取消交换计划回新加坡。随着美国的确诊病例上升,我也不知下半年的交换是否还去得成。即便疫情之后好转,我如期赴美国,也须要让家人相信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不会像日前在伦敦留学的新加坡男生一样,无辜被歧视,遭群殴至重伤。

有同学日前问我出门是否会戴口罩?不戴口罩不担心被别人排挤吗?也有同学认为,健康的人不能指望生病的人会自觉地戴口罩,新加坡政府倡导没有生病不要戴口罩,是对疫情不够重视,将来一定会后悔。

我认为新加坡政府并非不重视疫情。口罩的数量有限,政府提倡没病不戴口罩是为了让在前线奋战的医护人员和确诊病人有足够的口罩可使用。

作为有公德心的公民,比起多此一举地囤货,乱戴口罩,排挤他人,造成社会乱序,多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并提醒身边生病的人要自觉地戴口罩,这样对预防病毒的传染帮助会更大。

况且现在讨论新加坡抗疫措施的好坏还言之过早。各地政府在制定抗疫的方针时,须考虑当地的医疗体系、社会文化等多方面。对抗疫情没有唯一方法,哪个方法最有效、最适当,就用哪个方法。

随着近期有更多的研究指出,冠病19的源头很可能来自野生动物,一些国家终于颁布法令全面禁止野生动物的交易。多年来有不少人,尤其是环境学家提倡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呼吁各国政府不要对正义的声音无动于衷,对非法交易加强取缔。如今人们多年的声音终于被听见理应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要等到葬送4000多条性命才获得正视,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

冠病疫情全球延烧,抗疫将是一场耐力战。当抗疫士气低落时,人们若能在平日的相处里多点善意和同理心,或许能让与病毒抗战的日子变得不再那么艰难。

有次和A聊天时,A让我不要难过,说只要计算死亡率,便知道冠病19的死亡率(目前约3.4%)比17年前的沙斯死亡率(10%)低。但听着A冷漠地述说别人的死亡,我更加感伤。即使目前的数据指出冠病19的死亡概率比沙斯低,但冠病19至今的死亡人数已超过沙斯(774人)的三倍。每一个逝去的生命必会留给亲人巨大的悲痛。想到此时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或许有人正在挣扎着面对亲人因病毒而离世的消息,忍不住会鼻子一酸。

疫情是对人性的一次艰难考验。在疫情面前,生命如此脆弱,明天存在太多的未知。不是站在抗疫前线的我们能做的有限,但至少可以注意自身的卫生,学习包容别人,让内心变得更坚强,将人的本分做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