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向京:死亡的那一道坎

订户
球状的2019冠状病毒,吞噬着人的生命(路透社)。

字体大小:

也许我们无法像庄子那样妻亡而鼓盆而歌,将生死视为春秋冬夏运行的自然现象,但至少可以举杯,送别。

武汉封城已40几天,很多人追踪武汉作家方方的日记,她在3月7日的日记《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写道,武汉3月6日新增确诊已跌至百人以下,疫情向好,但是,“武汉人恐怕还要过一道坎。那就是疫情过后,将有几千人家同时办丧事,那些日子,该怎么过?那将又是一次巨大的集体性的创痛。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