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凯德:薛西弗斯之鼠

订户
(作者摄)

字体大小:

用了多年的滑鼠坏了,行动忽然有点笨拙迟缓,换了电池后照样毫无起色,但是我却不舍得丢弃,以为某一天电路或许懂得突然回光返照。

那是年初喜气洋洋的时节,庚子鼠年即将到来,接下来大吉大利,拜年期间大人小孩争相啃咬零食糕点,犹如耗子出没横行,不幸此时遭逢病毒感染传播,看过卡缪(Albert Camus)的小说《瘟疫》(The Plague),大概就明白大事不妙,一动也不能动的那只滑鼠,如同惶惶然的开场揭幕。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