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爱:双重危机

订户

字体大小:

本地上周三(3月18日)的单日冠病病例增幅创新高,从每天的十多二十起突然激增至47起,政府当晚就召开记者会宣布,所有入境我国的人都会接获14天居家通知。

还记得当晚我也为此忙了一整个晚上。原本以为只是例常的卫生部讲解会,结果收到消息指部长将接受媒体访问,在场的部长也从原本的一人“升级”成两人。临时召开记者会,相信就是担心国人听到47起新病例这个数字时会慌,所以马上宣布将采取额外应对措施,安抚人心。

当晚记者会结束时已经是9点半,我叫了私召车回去赶稿,上车后司机也在跟我讨论这47起病例,然后补充一句:“政府还坐在那里置之不理。”

我心想,如果政府置之不理,我应该会空闲许多,当晚不用出席记者会,更不会坐上他的车了吧。但我知道,他可能觉得我国采取的措施力度还不够,要不然就是只关注每天新病例的数字,让这些数字成为判断抗疫成功与否的唯一指标,因此数字一上升,就觉得我们“完蛋了”。这是最容易的解读方式,但并非最准确。

把影响降至最低

再厉害的投资家也无法担保所买的股票都不会价格下跌,因为影响股价的因素多,许多因素在他控制范围外。然而投资家精明的关键在于他如何应对——他必定有能力承受大风大浪,早已为这种最坏情况做好准备,并且能冷静做出对的决定,以便把对自己的影响降至最低。

相同的,若宏观来看,新加坡也无法控制全球冠病疫情,当大国的病例暴增时,经济非常开放的新加坡迟早都会受牵连,我们只能把影响降至最低,而无法完全避开它。

一些人或许认为,若新加坡更早禁止外国旅客进入我国或“锁国”,不就能阻止其他国家的人把病毒带入我国了吗?这么做当然最好,但每个决定都有两面,禁止外国人入境也意味着我们的经济得作出巨大牺牲,毕竟新加坡是开放式小国,在经济与贸易上跟其他国家密切往来。

若我们更早就锁国,病患或许会少一些,但生意惨淡的各行各业也将更早感受到闭门的冲击。共同领导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曾说这是“双重危机”,是公共卫生危机也是金融危机。要兼顾好两方面的确不容易,而我们也得记得,这是一场很长的战役,很可能持续至年底。就算成功对抗病毒,如果市场早已疲弱不堪,这样的结果能算是成功吗?

别把唯一“掌控权”丢了

锁国应该是下下策,当医疗设施快要应付不了时才实施,避免病患到医院求医时却因床位不足而被拒于门外的惨况发生。若换另一个角度想,在我国医疗系统还能负荷的情况下照顾病患,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要不然医疗专家怎么做研究、怎么去了解这个新病毒和它的传播方式,以应付日后必定会再增加的病例呢?所谓“知己知彼”,越了解冠病这个敌人,才能越有把握对抗它。

病毒肉眼看不见但不代表不存在,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不能置之不理。接下来的新病例预计还会再创新高,但希望我们都能冷静对待,乖乖地顾好自己的个人卫生,生病时待在家,因为在冠病汹汹来袭的大环境下,我们个人能控制的也仅此而已,千万别把那唯一的“掌控权”也给丢了。

(作者为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