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蔡履惠:客工

订户
本地一个客工宿舍。(档案照)

字体大小:

听着音乐用着电脑,我安分地待在家里,因染了风寒不便出门。虽家在马路边,兼之鼻道喉管异物一再冒出作怪,导致我不时要清除异己消耗纸巾,但还是觉得这个午后是宁静的。

一阵嘈杂机械声自马路传来,久久不绝。原来一辆工程车载着四五个工人为行道树剪枝而来。工程车停靠路边,向空中伸出一支铁臂,铁臂末端锁住一只铁箱,箱中坐着一名头戴盔,脸蒙面,手拿电锯的工人。他连人带箱在树间穿梭,所到之处,一截截树枝纷纷掉落。地面上的工人忙着捡落枝,尤其是跌落在用障碍物围出的工地范围外的落枝,必得快快捡起,以免妨碍行人与行车通行。有个工人盯着空中动静。我在四楼组屋窗口看着他们,眼睛时上时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