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凯德:天眼无人

订户
(作者摄)
(作者摄)

字体大小:

月前接到通知必须网络教学,以为不须舟车劳顿,跑个大老远去上课,安处家中宅内,即可四方传音,而且尚可多睡一时半刻,甚至无须斟酌衣裤的选择,于是我也就满心期待,准备当个不出门的假秀才。

不过,现实毕竟不可完全投影,一两堂课下来,正襟危坐面对电脑,好像注视冰冷的硬体,无法在同一个屋檐下,摇头晃脑地踱步在学生之间,虽然尽皆听得到看得到,当下的感受和体验,简直天差地别。一板一眼的言教,难以形塑活色生香的风格,我自嘲说这样上课,至少不会被我的口水喷到——似乎连插科打诨都显得有气无力。

老师与学生各据框格之内,锁定于方寸的空间,生活已经寸步难行,换了个形式之后,似乎更是一种封闭的隐喻。虽然拜电子数据的流窜所赐,距离由远而近一览无遗,但是毕竟只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假象,我是一边滔滔不绝地照常讲话,一边绵绵无限地怀念从前。

十多年前买的网络摄影机(webcam),画质像是泛黄的旧照片,不过尚可勉强使用,过往跟海外友人聊天联系,似乎毫无这般戒心,偶尔还会惊叹科技的无边无际,实现了天涯若比邻的诗境。

网络摄影机单镜运行,有如道教所言开通天眼,眉心额头多生一目,何止可以直视千里?过往看书看电视,觉得这是何等神奇绝妙之事,可是当家家户户皆有此物,却又顿生个人隐私的忧虑,仿佛总有一只闭着眼睛的家伙,随时在角落里偷偷窥视。

古希腊神话载有独眼怪兽(cyclops),啖肉噬人的家伙,体形庞大如若巨兽,在荷马史诗汹涌叙述的半途中,逮住了凯旋而归的奥德修斯,囚禁于山洞之中。奥德修斯既是英雄,自有脱身计谋,借机灌醉独眼怪物之后,进而用烧红的木支刺瞎其眼。

故事进展到了戏剧性的高潮,却出现了极为诙谐的情节。奥德修斯自报家门号称“无人”(nobody),结果当独眼怪物重伤倒地,一众同伙闻风而至,问及是谁所为,蠢物仅能呻吟叫嚣道是“无人”,奥德修斯因此得以乘机逃之夭夭。

我的想象力纵使无边无际,也不会把网络摄像机,当成是海岛上的独眼怪兽。可是天眼恢恢,镜头前的对焦,大家虽然纷纷显影,感觉却是一片无人的电子荒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