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叶孝忠:必要的快乐

突然看见华丽的日落,竟然也是那么短暂但值得抓住的风景。(作者摄)

字体大小:

心满意足的舔一舔伊斯法罕,当做这是一场味蕾的旅行。原来它不只是个华丽的波斯城市,还是一种清甜的口味。古城盛产的玫瑰香,加上覆盆子和荔枝的果香,这样的粉红少女心有点难和我印象中的伊斯法罕联系起来。这口味其实出自顶级糕点厨师Pierre Herme所发明的粉红马卡龙,好多年前在巴黎吃过,口味清新但不是很喜欢,有玫瑰味道的食物总是怪怪的。

这住家附近的雪糕店,主打草本口味的雪糕,曾被列为非必要服务而关门,现在又重新开了,其中的伊斯法罕口味较为突出,还有薄荷红毛榴梿,也很清爽,比较适合热带。店名取得有点难以捉摸,像是诗的意象。Monarchs & Milkweed,比喻人和雪糕的关系,正如帝王蝶和乳草离不开对方,这让思绪飞到墨西哥一个我蛮想去的地方。每年冬天会有上亿只帝王蝶由加拿大飞到墨西哥,经历5000公里的飞行,到南部过冬,刚好也是亡灵节期间,帝王蝶的到来,似乎也意味着家属的灵魂回到这个世上。中国传说里也有故人化蝶的说法,虽然都变成美丽的蝴蝶,但却同样让人感觉有点悲凉,还是好好吃吃雪糕好。

这时候,想想旅行就好,想想也很开心,墨西哥那么远,现在连去个东海岸公园,也是心惊胆战的,那么近,却也显得遥不可及。人被困久了,都有点反常了,原来这是新常态,其实就是不正常。我和身边的朋友一样,突然都嗜甜起来,在WhatsApp好友群组里分享最新个人情报,发现他们也和我一样,总会突然想吃雪糕和甜食,甚至每天要喝罐可乐。不久前重读张爱玲的《烬余录》,这描写战时香港的著名散文,写到在香港沦陷时,她和朋友在街上找寻冰淇淋和唇膏,甚至为了吃一盘满满是冰屑子的昂贵冰淇淋,而步行十来里路去践约。人们都说在这时刻才懂得分清楚先后、轻重、必要和非必要,现实和理想等,好像人一夜之间就变得聪明起来似的,但其实这是真的,再厉害的人也只能够抓住这小小微不足道的,属于自己的甜蜜,这一刻似乎才是真实的,必要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