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景祥:告别微笑的战士

订户
案发后,现场摆放着祭拜物品,相信是家属或街坊前来祭拜死者。(档案照)

字体大小:

部队里的同事发短信来的时候,我愣了几秒钟。

短信以英文写道:“Ruihao was stabbed and passed away(锐豪被刺,过世了)。”

其实,最初我并不晓得锐豪是谁,因为在部队里,我都是叫你“Tay(郑)”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