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黄凯德:过尽千帆

订户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公公睡的是帆布床,看完晚间电视新闻,就进房抬出来,拉开摆在客厅中间,换上洗得单薄而且有点透明的凉衣,还有浅蓝色条纹状的四角裤,因为隔天大早还要开店补鞋,每天差不多10点半左右吧,就准备熄灯躺下休眠了。

黑暗中只剩神台上飘忽明灭的火苗,观音娘娘低眉慈悲的照影,还有祖宗门不知有没有来得及显灵的庇佑。有时我半夜尿急起身,听到公公打鼾的声响,低沉迂回,像是月色下迷蒙的潮汐,心想应该是老人家正在烟远的,做着一场关于海和岸的梦。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