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懿:处变

订户

字体大小:

“不觉得这个2020年就要浪费掉了吗?”一个做投资的朋友说。

我当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朋友在这快半年的时间里日以继夜地忙着给投资止血,心情自然郁闷。但我又没办法附和对方,因为我总算有时间享受生活。

不要误会,在阻断措施实施后的第十天左右,我对于不能去游泳池边坐着看书,抱不到刚满四个月的干儿子,的确有一股找不到地方发泄的无名大火。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