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网上游泳课

从地铁月台俯瞰北京——当时刚到京城,正是夏天的尾端,现在又是盛夏了。(作者摄)
从地铁月台俯瞰北京——当时刚到京城,正是夏天的尾端,现在又是盛夏了。(作者摄)

字体大小:

暑假终于到来,宿舍里的快熟面已经过期三个月,连国防部都来信通知我的有效出国准证(Exit Permit)早已过期。

大家一开始都显得有些不适应网络学习,老师看似也有些尴尬。年长教师对于科技较为生疏,前几周网课的前10分钟大多都在处理技术问题。

即便被称为“网络原住民”,但是学生方面也并非一帆风顺。每位老师的要求不同,所使用的教学应用也不尽相同。除了学校自主研发的网页之外,也有腾讯会议,各种慕课的网页,Zoom等等……

许多同学和我一样经常断网,再重新连接网络之后,发现老师已说了一大截的内容。但是上了几周网课,在家里的时间久了之后,人也逐渐变得泰然,只好抽出时间再看视频重播。

当然,上网课也有它的好处。依稀记得上学期早上8点的课总是特别吃力。又要怪我自己手脚比较慢,所以须要比别人更早起来,6点50分的闹钟铃声是每周最痛恨听到的声音。天还没亮就须要冒着12月那种刺骨的冷风驾电动到学校,现在回想还是有些瑟瑟发抖。

这回可好了,早上8点的课我7点50分起床都还来得及。尤其是那些不须要开摄像头的课程,就直接蓬头垢面来上课。当然,我这种做法非常恶劣,读者切勿模仿。

除此之外,有些早上8点的课也通过预录的方式,老师前晚就已经上载视频,夜猫子可以在最活跃的时间听课。说真的,我们能选择在自己最想听的时段听课,吸收程度也高很多。我不禁考虑,这种跟随自己进度的学习方式,是否会成为疫情后的新常态呢?

谈到这个学期,我选修的一门课话题感超高:我上了一整个学期的游泳课!

老师大多都通过网上教学,讲解游泳时换气、蹬腿的方法。我们每周的作业则是完成老师制定的锻炼,并在微信群里打卡,以及写小作业来确保我们理解老师上课的内容。当然,这整个学期下来许多人都从未踏入泳池,这也确实非常遗憾。

看到朋友在FB(面簿)上分享的一个视频,中国某高校的老师要求学生自带面盆,在泳池旁边做出蛙泳动作,并在装满水的面盆当中练习呼吸。乍看觉得这个“游干泳”的视频非常滑稽,不过也得佩服这位老师的变通能力吧!

这么长时间呆在家里,看到同学在网上学习各种课外知识;每天在IG(Instagram)上打卡锻炼;有些甚至开始做起副业,我内心难免会感到有些慌张。

平心而论,我没有三头六臂,无暇学习各种技能。不过,我也在网上看到一篇推文:即便你自己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在阻断措施期间学习了五种语言,学会烹调七种美食,学会了九种新技能,也不须感到慌张。

也对,人也不须要一味攀比吧。阻断期间最大的收获,便是能停下脚步来,好好享受周遭的人事物。

看着我的日历,不禁回想起原本的计划,想要趁暑假到英国探望在那里留学的朋友。现在这个计划泡汤了,难免有点失望。这或许就是这整个学期最大的缺憾吧!

至于我的游泳课,后来老师决定不计分,只评定及格或不及格,毕竟老师难以评定学生的游泳技巧。

这整个学期上了最特别的游泳课,相信没有多少人有过这种经历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