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凯德:杵药声

订户
(黄凯德摄)

字体大小:

妈妈每天要吃三四种药,早午晚饭前饭后少说也十来颗,这么多年已经练就不需细看药袋上的说明标签,好像日日重逢老友一般,认得个別的轮廓和质感,随手精准的抓捏塞入嘴巴,再吞一口开水咕噜咽下。

一气呵成的习惯并未抵消丝毫的苦意,妈妈的双眼垂垂微闭,喉头那一层皱瘪而松垮的皮,开始蠕动像是水纹沉缓荡开,久久才能平复下来。有时候见到妈妈吃药的模样,我会忽然产生错觉,以为那些方方圆圆的药丸,或许都是一颗颗嶙峋的小石子,拋掷在一片惶然而忧戚的水面,蜿蜒曲折的幽幽沉落,至生命混沌不明的底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