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张曦娜:在失去与失忆之间

订户
坐落在马来甘榜的新生学校当年也招收马来和印度族学生。(档案照)

字体大小:

马奎斯的《百年孤寂》之所以那么令人着迷,也因为在那似乎诡奇,似乎虚幻,似乎不可思议的故事情节里,有太多历史的,现实生活的轨迹可寻。

傍晚,接到文史研究者李国梁转发来的面簿贴文,一位网友在面簿上分享童年往事,贴文开头就说,“我离开新生学校都几十年了,却不能忘记点滴往事。”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