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白薇秀:命里有时终须有

字体大小:

我大概8岁的时候跟爸爸一起看了场歌台表演。舞台就搭在我家楼下,很简单,没有大牌的歌星,主持人最后把舞台开放给民众上台唱,爸爸问我敢不敢上去?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可能是在家经常唱卡拉OK,有好多歌都背得很熟,所以毫无顾忌地上台高歌陈淑桦的《我这样爱你到底对不对》。

回想起来,我从幼儿园开始,就不缺舞台经验——毕业舞台剧,诗歌朗诵,讲故事比赛,舞蹈表演等。我不记得自己特别爱表演,每次都是刚好被选上。说起来,我当上演员好像是早已注定的。

我是通过新加坡环球小姐入行的。那个时候在等着上大学,想当模特儿赚点钱,但母亲担心我被骗,就鼓励我参加新传媒的选秀比赛。比赛过后,我当了一阵子的特约演员,戏剧组的监制找我面试,就这样拍了第一部电视剧《九层糕》。我不懂演戏,唯一做得还不错的就是背台词,但不喜欢自己当时僵硬的表演。

刚开始演戏,对我来说,不要惹批评就好,根本谈不上什么艺术追求。不会演被人讲,“演”太过又很假,我没受过正统的表演训练,确实很无奈。曾经考虑过出国深造,可是有监制建议我不要浪费钱,学成归来也用不上。毕竟新加坡与国外的影视圈运作不一样,这里大部分的圈内人都是边做边学,没有所谓的专业,所以一个人的进步无法起很大的作用,反而学成归国可能会感到气馁。

我很幸运,一直有戏拍,每个角色都是练习的机会,让我渐渐找到了舒服的状态。这个感觉随着自己的成长阶段,也不断地在改变。如今,我认为演戏是对生活及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理解和表态。每一次的经验让我有机会反思,并回到一个更丰富的平凡状态。

通过不同角色的领悟

我除了把演戏视为一种艺术研究之外,也很享受这个讲故事的过程,尤其近几年,通过不同的角色有了实际的感受及领悟。

例如:在《西瓜甜不甜》与刘谦益演一对性格固执的父女,戏里经常吵架,反映了许多人现实中与家人的爱恨关系。但这部剧给我最大的意外收获,就是让我明白自己身为人母,在家里扮演着核心的角色。只有妈妈才能叫得动家里所有的成员;因为母亲每个星期天煮饭,孩子们才有回家的动机,这部戏提醒我,如果向往某一种家庭生活,就必须靠自己积极地去实现。

我在“Last Madame”演出妓院老板娘,最深的领悟就是一个再有EQ和机智的人,她的力量最终还是与大环境息息相关。能力不能决定一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明白了这个道理,现实生活中的很多事就看透了。

zb_0708_cj_doc7540glwlxe1gf6q2nt3_05181354_chiangcf_Medium.jpg
《阿凡达》激发演员挑战想象力。(互联网)

拍戏真的不容易,除了花费很大的资金以外, 也是很耗体力和精神的工作,而且未必有好的反馈。那为什么还要拍戏呢?我重看《阿凡达》(Avatar)后有了答案。《阿凡达》不只实现导演James Cameron(詹姆斯卡梅伦)的想象,更重要的是让科技及影视界有了新的突破。这部作品让全世界见证别出心裁的拍摄手法,呈现前所未有的讲故事方式,让影视界有机会发挥无限的创意,演员们也必须抛开以往熟悉的拍摄环境,挑战自己的感受及想象力。

看了《阿凡达》动人的故事,惊叹前卫的科技后,我有了希望,还有一种再苦也值得坚持的信念。这就是影视给我最大的价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