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段青春:果酒

订户
(Unsplash/Jonathan Borba)

字体大小:

自己制作红酒,不多,一个小瓶子。那玻璃瓶好看,原是水瓶,喝完水舍不得丢,就拿来放制作的红酒。酒味很浓了,色泽红润,一打开,闻了就晕人。是因为搁置太久,三年。不能再喝,我也不喝。只随它。

最近制作了一些东西:柠檬带皮切片,倒入纯蜂蜜。我自然不喜欢拿来泡水喝,而是直接食用柠檬片。再切几个,这回条状的,皮肉厚一些,少点果肉,装进玻璃瓶,倒入白葡萄酒。酸甜苦辣,还惊人的清爽。不宜喝太多,一小口。但我还是喜欢吃腌酒的柠檬,不是酒。腌酒柠檬有极苦的味道,吃一块,就历练一次。顺带,前几日到苹果园买得好些苹果,也拿来腌酒。得放置两个月,算是一个愿景,希望能忍住不打开它。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