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郑海娇:我只是开启那扇门

订户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创作是一个可以去远方的故事。翻书人若用心地阅读着,在掀开每一页的时候,不仅翻开了一本书更是揭开一个核心,聆听着作者翻山涉水,从远方归来的叙事。有心人读着,往往也将自己个人的趣事轶事,融于其中。阅读经历与创作过程的相似之处,是两个有心人共享同一篇文字,却有各自的景观和温度。

几个月前,自己第一本纯学术研究的英文拙作出版了。有者问为何出版社劳特里奇(Routledge)定那样的天价。有者帮我回答,那是因研究开拓了新的视角。更有趣的是一些“书名不够炫,大众读者不会看”之类的声音,好不热闹。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