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叶孝忠:赌尔焉

订户
打开榴梿的这一刻最令人兴奋莫名。(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对喜欢榴梿的人来说,榴梿闻起来或吃起来一点都不臭,读书时作文还经常用“榴梿飘香的季节”这样的句子。感觉这几年,榴梿的香味不似以前来得那么轰轰烈烈。如果说榴梿臭,是吃过之后,嘴里留下,甚至过几个小时打嗝后那股可怕的“后遗症”,连最忠诚的榴梿情人也受不了。一些外人对榴梿臭的形容,颇为到位,喜欢榴梿的大厨安东尼·波登,曾绘声绘色地描述吃过榴梿后的感受如“你的口气闻起来就像你和死去的奶奶接吻。”他是懂榴梿的。很少水果能同时让你在“吃前、吃中和吃后”都留下深刻印象。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