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初秋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Unsplash/Johannes Plenio)
(Unsplash/Johannes Plenio)

字体大小:

窗外的枫树被大风吹得厉害,早晨的阳光将树影映射在室内墙上,地上,厨房砖红色的木柜子上。如果没有风,树叶的影子是好看的,好像屋里住的是高雅的单色画家,专门爱画树和叶,就随处勾勒出了它们的样子。风一大,这些影子似皮影,在淡黄明亮的阳光和被大风摇晃的声响中,似乎几队军马在混战厮杀,分不清谁正谁邪,也无法知晓为何非要发生如此惨烈的战乱。


大风后,天气忽然变凉,凉得使我怀疑昨天的天气是数百年前过过的日子,落差太大了。而窗外的叶也很快长出黑斑,看着就要落下。看来,这枫树是红不起来了!


关闭了阅读器的屏幕,才发现竟然短短一个星期,起早贪黑地看完了数百页的回忆录。亚米什人(Amish)的生活是隐秘的。我无法想象在如此昌盛的世纪中,竟然还有与世隔绝的人类居住在这片土地上。围城自理,没有身份证,不上学,不用汽车,不用电子设备,不与外界交流。我以为那是美好的,可现实是,那般原始的社会架构之中,却同样充满泯灭人性的东西。一幕幕凄苦的人生悲剧,延续着受难者继续受难,强权者继续强权的恶性循环。这不免让人感到气馁。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