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京:家里的美术馆

订户
印尼藏家的庭院泳池里,中国雕塑家陈文令的红孩儿与菠萝蜜相对望。(黄向京摄)
印尼藏家的庭院泳池里,中国雕塑家陈文令的红孩儿与菠萝蜜相对望。(黄向京摄)

字体大小:

印尼藏家对艺术收藏的热忱不是盖的,很多时候,豪宅的空间大,梦想与渴望的艺术品也很高大上。他们的住家宛如美术馆。

今天想来,那是个相当奇妙的夜晚。

雅加达堵车堵得厉害,载着媒体的大巴兜兜转转许久,好像迷了路,折腾一个多小时才来到目的地,路边已挤满了轿车。

豪宅大门开着,高耸的热带大树下,入口处有几尊雕塑,莲叶映衬的墙面打着红灯光。旁边有一队平民人像的雕塑在拉绳拔河。进入房子的小径上,路过一个红色大蜻蜓雕塑,绿黑瞪着的眼眸暗夜里仿佛亮着。

惊喜在户外的庭院里等着,众人围观着的舞台,半空中,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体在表演软体操,依偎在布条上旋来转去。在舞台上的乐队伴奏下,一身豹纹装的女主人飞跃地跳起了社交舞。男主人林运强(Deddy Kusuma)一一介绍了出场表演献艺的家人,自娱娱人。

舞台下方,七彩灯光投影在一片乒乓白球海上,一回儿是蓝海中璀璨的花卉与叶子,一回儿是统一阵线的V形红绿图案,令人恍以为是哪一位艺术家的装置作品。

绕着庭院走,舞台后方的泳池里,中国雕塑家陈文令的一众红孩儿雕塑与海豚雕塑在戏水。那一棵波罗蜜树长得真好,一个个果实肥美地吊着,其中一个与缩着身子的红孩儿相对望。

庭院的长桌上杯盘狼藉,我们似乎来得晚了。穿着制服的招待人员后面,绿草铺满的墙壁上,挂着一组身上有红斑点的银色人像浮雕,不知是哪位艺术家的作品。

走入屋内,中国当代艺术家方力钧的一众光头在仰望一只人手里捏着的婴孩,大幅的画面背景为不远处的雪山白云。屋内长桌上摆放着一盘盘地道的印度尼西亚美食,墙上挂着中国杨千画的男女主人肖像素描,一些雕塑品环绕四周。

户外的白色餐桌椅后面有一帘“瀑布”潺潺流着,仍有雕塑艺术点缀。旁边枝干上的一只绿黄鹦鹉竟也不怕周遭的噪声,还有几只养在小笼子里,升起如梦似幻之感。

从外望入室内,这对印尼藏家夫妇的住家客厅都挂满了各式艺术品,他们还拨出像画廊一样大的空间,打着白灯,我们像看联展一样,看到了画家李曼峰、艾柯·努格罗荷(Eko Niogroho)等亚洲艺术家现当代的作品。

离去时,远远回望大宅,夜了,还是有人不断前来,心想:当晚保安人员会忙碌看守吧,主人家这样开放住家的艺术藏品的心胸,不担心艺术品会否受损,筹备丰富的美食美酒之外,一家人还开开心心表演款待客人,这样迷人的体验恐怕在新加坡难以发生吧?

这是去年8月受邀采访努桑塔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 MACAN)举办的中国艺术家徐冰大展以及“艺术雅加达”(Art Jakarta)艺博会的节目之一,当晚,国内外媒体、画廊业者与买家藏家皆在受邀名单内。过去几年,筹办雅加达艺博会的主办单位会安排媒体参观印尼藏家的住家观赏艺术品,往往大开眼界,充满惊喜。

有些印尼藏家的豪宅只许媒体参观但不许曝光。位于雅加达市中心的某高楼住宅顶层阁楼单位装潢豪华,洋溢意大利风,各式艺术品到处都是。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几米高,很有气场的巨大油画壁画,由藏家委托一名坐过牢,现坐轮椅的印尼画家所作。

印尼藏家对艺术收藏的热忱不是盖的,很多时候,豪宅的空间大,梦想与渴望的艺术品也很高大上。他们的住家宛如美术馆。

印尼藏家徐清华多年前在雅加达住家的天花板上挂满了亨德拉·古纳万(Hendra Gunawan)总共60件画作,长达五年,访客得抬头仰望意大利教堂湿壁画般欣赏。我只是耳闻而没能有机会亲睹,想象场面应该很壮观震撼。后因地心吸力与日晒导致画作变形褪色,难以维护而全部取下,由复制品取代,真迹则在藏家设立的雅加达希普拉艺术中心美术馆永久展出。 

努桑塔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是印尼藏家翁玮光(Haryanto Adikoesoemo)出资建设,早已成为雅加达的著名艺术地标。另一家私人美术馆——阿基利美术馆(Akili Museum of Art)是印尼藏家李国基(Rudy Akili)在住家隔邻开设的,已在十几年前对外开放。

犹记得那个探访的午后,楼高三层的阿基利美术馆氛围更似府邸,馆外几棵鸡蛋花树上挂着几个鸟笼,树旁有一片蓝光粼粼的长形小泳池。藏家在一大片绿油油青草地上设桌,以当地糕点招待媒体。看完艺术品后,笼罩在十足的南洋风情里,格外轻松惬意。ngsp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