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蔡欣:好一场春雪

订户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初春。奥马鲁迎来好一场春雪。其实早在前一天“序曲”已奏响,但只能看见空中似有细细的“白粉”。那不算雪。

9月30日下午。天忽然转冷,似乎有股寒气直透骨髓,屋檐下的温度计:6摄氏度。如此温度根本不能“反映”什么。“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写的纯是一种经验和感觉。白居易那时没有温度计。他靠的是感觉和经验。某就经历过此“欲雪”情境。是31年前的事。举家欧游,旅行车从奥地利维也纳直奔萨尔茨堡,瞧车窗外晚霞满天五彩炫目,我对妻说,明天肯定下大雪。凭什么作此断语?不过靠区区一点自然地理的普通常识:地理是我中学至高中所喜爱的科目。后来在中学教课,最初几年教的也是华文兼地理。我这个“前地理老师”的预言还蛮准:次日在莫扎特的故乡果真“享受”了一场大雪。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