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齐亚蓉:别样风景

如今的公园河道,时不时即可看到成群结队的水獭或嬉戏或捕食,那里俨然成了它们的乐园,它们也自成了一道风景。(档案照)

字体大小:

楼下公园水道改造成自然河道当有八九年了,眼看着河里的小鱼苗一天天长大,每当踩着列石过河时,总会不自觉地停下脚步,静静地观赏悠游自在的鱼儿。

记不得自何时起,突然觉得河里的鱼儿似乎太过拥挤,很是希望它们不再长大,或者数量适当减少,不然终有河水难以负荷的一天,到那时可能就大煞风景了。

说到风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幸运,国际化大都市里傍水而居恐怕人人求之不得,河畔风景在微信朋友圈人气爆棚也就不足为奇了。

“河里有鱼吗?”不断有人这么问。

“当然啦,满河的大鱼。”我不无骄傲,仿若那些鱼都是自己养的。

“为什么不抓来吃?”对方接着问。

“不可以啊,不然会被罚款的。”我如此作答。

事实上,即使可以,我也不可能去抓,因为我根本不喜欢吃鱼,河里的鱼只是我眼里的一道风景。

“这么多啊,实在是太多了!”三四年前的某个早上,就在我站在河中央不断念叨的当儿,水獭一家五口不期而至,它们的到来似乎只为了一件事,那就是抓鱼来填饱肚子。

“可恶的水獭!”眼见一尺来长的鱼儿越来越少,我气愤难当但又无可奈何。

“照这样下去,河里的鱼儿迟早会被水獭吃光的。”我黯然神伤。

好在那家水獭大肆扫荡一番后就离开,小鱼儿很快就长大了。

但好景不长,大概七八个月后,日益壮大起来的水獭家族又一次逆流而上。

“鱼儿们又要遭殃了。”我告诉一位大学同窗。

“物竞天择,自然规律,不必过分担忧。”她回我。

我恍然大悟。物竞天择是自然规律,也是大自然的一种自我调节,比如草原上的兔子和狼,由于狼的存在,遏制了兔子的过分繁殖,草原才得以生机盎然,如果人为干涉,杀死所有的狼,草原成了荒原,那才真叫大煞风景呢。

如今的公园河道,时不时即可看到成群结队的水獭或嬉戏或捕食,那里俨然成了它们的乐园,它们也自成了一道风景。

而蹲下身来,也可看到零零散散的小鱼儿在游来游去,酷似河道改造完工初期的情景。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无论鱼儿还是水獭,如果把它们当作眼前的一道风景,其实也就没有太大的区别,至于它们在数量上此消彼长,则根本没有纠结的必要。

几乎每天都要走过楼下河道,踩在河中列石上,总会停下脚步,或看鱼,或看水獭,它们都成了我眼里的风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