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帼英:游乐场

三巴旺公园里的游乐场从三巴旺港口和新加坡海军基地取材,设计出军舰造型的游乐场。(档案照))
三巴旺公园里的游乐场从三巴旺港口和新加坡海军基地取材,设计出军舰造型的游乐场。(档案照))

字体大小:

为人爹娘者对公共游乐场的敏感度皆高。在外溜达若见到长得比较有意思的游乐场,都会在心里做个笔记,等哪天找机会带孩子来试用。新加坡应该是全世界游乐场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吧。组屋区市镇里,每隔几座组屋即有一个游乐场,再加上大小公园里的游乐场,小朋友游乐场所的选择何其多。

在外生活多年后回新,对新加坡的公共游乐场之多和完善特别有感。在雅加达居住的那段日子里,游乐场是奢侈品。公共游乐场不是没有,但往往失修,撑秋千的铁条生锈了,溜滑梯的塑料管一般都破洞缺口。周围的草地上满是烟蒂和塑料垃圾。要玩,还要步步为营,自担风险。除了自己公寓里的游乐场,小朋友要玩就只能去朋友家的公寓或乘车到南部Kemang区一个付费露天游乐场。当然商场里都有付费的室内游乐园,但要找个环境安全的户外游乐场着实不易。搬到曼谷后,那里的公共游乐场素质虽比雅加达来得好很多,但质量还是不及新加坡。

说到新加坡的游乐场,不能不提1970年代坐落在大巴窑的龙头游乐场。这款富有本地特色的游乐场设计深入民心,过去几年来更成为本地设计师的灵感宠儿,频频出现在各种文创产品中。一尊马赛克龙头,仿佛就有魔法把人们带到那个可以享受纯真乐趣的单纯时光。可惜这些动物水果造型的游乐场后来逐渐被“符合国际安全标准“的塑料游乐场取代。这些摩登游乐场设计玩法千篇一律,连使用的色调也同出一辙。就像是某个美国厂商大量生产游乐场设施出口到全球各地,海啸般地改变了全世界的游乐场风貌。这些公式化的游乐场造型上当然远不及我们的龙头山竹有原创性,但为了安全起见,对不起孩子们,我们不得不牺牲创意。

还好近年来新加坡的公共游乐场似乎迎来了另一个时代。新游乐场造型设计更加多元有趣,使用的材料不再限于塑料,也大量采用橡胶、金属和木料。有的游乐场依山而建,利用地势来安置溜滑梯与攀岩设备。有的拿当地的人文历史来发挥。像是三巴旺公园里的游乐场就从三巴旺港口和新加坡海军基地取材,设计出军舰造型的游乐场。新潮区实里达航空园里也有飞机造型的游乐场。

在1930年代美国大萧条时期,当时的罗斯福总统为了解决大规模的失业问题推出新政,成立公共事业振兴署并在其下设立实施联邦艺术计划,通过雇用贫困艺术家创作公共艺术来救济他们,对后来美国艺术的蓬勃发展影响深远。在此时本地艺术工作者面临疫情带来的饭碗危机,或许我们也能请本地艺术家为国家未来的主人设计出一些更有本地色彩也更好玩的游乐场。

skokeng@yahoo.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