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pecial深夜好读

蔡履惠:手机情结

订户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首次因故让手机恢复到出厂状态,却忘了备份联系人名单,结果一个个亲友联系电话随同手机上的软件、图片、视频、文件、短信等等一系列数据同时瞬间蒸发后,我目瞪口呆,仿佛魔法失效,刹那间被打回原形,一无所有置身荒岛,遗世独立。徒有一台裸机如同裸婴,嗷嗷待哺,需要喂以各种应用程式才能自立立人。

幸好通讯软件WhatsApp重新下载,且选择使用原有账号后,社交平台里聊天组的名称有的恢复了,有的则又裸着来,空留一个电话号码;更有的,名姓号码两不见,仿佛遁入太虚。空留号码的,若有贴大头照,凭照就能冠回名姓,恢复为联系人,其他的有待认领。至于通讯内容则是残缺不全,徒具片段而已。怪的是留下的都是2016年12月份的一小部分内容,仿佛劫后余生,不复全貌。也仿佛轮回后的今生,因孟婆汤药性有误,以致前世的一些片段记忆被偷渡到今生。更离谱的是,有些我分明已经删除的聊天组,居然死里复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