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嬿青:天涯歌女

17岁的那年,周璇凭《马路天使》崭露头角。(互联网)

字体大小:

红颜薄命,沧海桑田,周璇的青春周旋不了时代和命运。

我很惊讶于很多本地朋友对上海30年代周璇的熟悉程度。对张爱玲了解的人不算多,但提到周璇,都耳熟能祥,随便哼几句小曲信手拈来。歌曲、电影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传播度和影响力可见一斑。

在一个明星不断涌现又不断被遗忘的时代,离开这个世界已近半个世纪的周璇居然一直没有被遗忘,人们无法忘怀她在银幕上无邪而甜美的面孔,还有她天籁般的歌声。她可以算是中国最早的两栖明星,在近20年的演艺生涯中拍摄了43部影片,演唱了200多首歌曲,成为早期娱乐界一颗耀眼之星。在那个疯狂的世界,她短暂的生命曾经如此耀眼地绽放过!

和女作家张爱玲同岁,今年也恰逢周璇100岁冥诞!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小妹妹似线郎似针郎呀穿在一起不离分”

十里洋场,流光溢彩,天上人间,转瞬即逝。周璇虽然耐不住大寒大暑,只在人间37个春秋,但周璇的歌声,金光灿灿,总能开启人们对老上海的纷繁回忆与无限想象。白先勇在《上海童年》中记叙:“那时上海滩到处都在播放周璇的歌。家家《月圆花好》,户户《凤凰于飞》。”王家卫拍摄电影《花样年华》,“灵感来自于周璇主演的《长相思》里面的主题曲《花样的年华》。”

不仅当时,有华人生活的地方就有周璇的歌声,有人说,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国语老歌是七八十年代以至整个华语流行乐坛取之不尽的宝库,这话不错。《何日君再来》你以为是邓丽君唱的,《天涯歌女》你以为是蔡琴唱的,其实原唱都是周璇。不少港台大陆歌手都是从翻唱这些老歌出道的,而老上海的旋律无名地非常爵士,在新潮的创作中总带给音乐人无尽的灵感。上世纪80年代,曾有这样的说法赞周璇是“后无来者的一代歌后”。

17岁就在《马路天使》中崭露头角,和大明星演对手戏,周璇有机会,有天赋。据说有一场戏开拍,大家都找不到小周璇,而她趴在地上和其他小孩打弹子,全然忘却拍电影的事。这个有趣的插曲随着影片叫好叫座不断被提起,也从侧面反映年少的周璇虽是新人却完全没有心理负担,才能从容不迫地演戏唱歌。电影公司的老板之所以爱拍周璇,也是她入戏很快,不常NG,为公司省下不少胶片费用。

《马路天使》中周璇和赵丹,共有一种纯净天真的气质,令这个具有悲剧色彩的故事更加让人感动。袁牧之是从戏剧界转向电影界的左翼文化人,看得出他的电影受西方电影理论影响很大,表现出很高的技巧,如电影开头赵丹饰演的吹鼓手参加游行,袁牧之根据鼓点的节奏剪出的一长段蒙太奇,就非常华丽,富于创意和很强的音乐感,且顺便交待出主要人物,以及整部影片的氛围和基调。

今天重看《马路天使》,除了对时代对艺术的回忆,在这个艰难的2020年又多了些意义。这些出身卑微的贫苦青年不仅在物质生活方面极度匮乏,多年的动荡与战乱也使得他们孤苦伶仃、家破人亡,然而,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由、爱情和幸福的渴望,在艰难的岁月中互相扶持,苦中作乐,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

而周璇两次唱《天涯歌女》,演绎方式完全不同。第一次突出的是欢快活泼的情绪和生活气息,并在唱歌的过程中穿插着喂鸟,做针线,细致地表现了小红、小陈两个人物间的关系,她和赵丹也很快成为绝配的银色情侣,两小无猜的形象深入民心。而第二次是小陈生气逼她卖唱,整个音乐节奏比前次拖长了一倍,成了真正的哭诉。熟悉电影的朋友应该记得,李安的《色,戒》用蔡琴演唱了同一首歌,出现在上海沦陷,特务和女间谍产生了同病相怜的心灵感应。蔡琴浑厚磁性的声音唱出时代的悲凉。在不同的情境下唱,产生了强烈的情绪对比和不同的艺术效果。

可惜红颜薄命,沧海桑田,周璇的青春周旋不了时代和命运。但天涯歌女曾经如此绽放地活过,这么清纯又艳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